以北之南

工作很烦,同事很烦,主管也很烦,生活也很烦。所以到底人是为了什么而生活呢。

下个星期找到新工作就减肥,绝对,绝对是说真的。

完全不想工作。

这一场旅行,你到站了吗?

我还没有
人的心脏渺小而又脆弱,从某个方面来说,父母在孩子心理始终都是强大到不可打败的形象。智齿发炎,发烧,牙痛好像是一瞬间的事情,但医生和照的牙齿的片子会告诉你,这不是一蹴而就成的事情。痛的时候,真的是全身心都在抗议,仿佛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疼痛。
有时候,觉得岁月这种东西慢的不可思议,有时候有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眨眼的点就来到了很久之后的未来。现在脑海里都还是十几岁的自己的脸孔的模样。高中时候,放假回去时候,去往车站的那条路。那个时候被说的,你以后一定是不会在联系我们的人,现在回过去想想。还真是哎,那些班上熟悉、不熟悉的人都没有在联系,就像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一样。即使是在街道 的超市里面碰到,也还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来回想起,那个人是谁,我认识吗。脑海中闪现的人的模糊的脸孔,教室里面穿梭的身影。我总是这样的无知,冷漠,记忆中,好像也是这样。我记得那些夏天温暖的微风,夜晚的燥热,却不记得你们。真是讨厌的家伙啊,在许久不见的同学会上总是会这被这样的评价。
二十三岁以后的未来,十七岁的曾经,你们好。
2017年的4月,长沙总是在下雨,习惯性的下雨、降温。
很久之后,才看到信息,高中时的好友发来的信息,说她要结婚了。思索了很久,该怎么样回答这个问题,又或者说,怎么回答才是最得体的。从什么开始会介意这些问题的答案。我们很久都没有在联系,我甚至在很久之后的现在,都想不起我们什么时候见过面。一年以前,还是两年以前,好像记忆一直都停留在了,高中的学校里面。
从来都没有什么不同,我拒绝掉所有不安的因素,然后排除掉不喜欢的东西,一切都成为了理所因当。奇怪的是,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后悔过,也没有羡慕过。我遇到的人和事,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。人生中那么多无奈与未知,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啊。人与人之间遇见,相处,生活着,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啊。
十七岁的时候,渴望婚姻,渴望爱情,渴望有一个家。二十三岁的现在,觉得婚姻就是一场噩梦,觉得人生没有未来,每一个朝气磅礴的早上,都是对于未知的恐惧。无数次的开始对于所谓的“结婚”两个字的 字眼,无比的厌恶。我仿佛在无数的亲戚朋友的婚姻里,看的到未来的自己,卑微而又脆弱。我们梦想中的世界,美好、安宁,从来都不存在。
午后,暴雨,大风,陌生的城市和脸孔。街角墙边碧绿的爬山虎,阴暗的小巷,街边叮当的风铃声,不远处影像店店里传来的音乐声。城市人来人往,川流不息的人群,孤独而又不安的心情。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会是什么样的样子,那种不安感总是特别的强烈,不好的事情总是在发生。
左眼在不停的跳动,人总会屈从于现实,然后败给时间。这就像是一场漫长的公交车旅行,即使走的再慢,身边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,城市的风景一闪而过,相似的人群和气味,堵车的时候也会莫名的烦躁,但等待终究还是值得的。下车的站点,是陌生而又熟悉的风景。我梦中的每一个自己,都在奔跑、逃离。

瞳孔

2017年5月,时隔两年,在生日的前前一天,剪了头发。@

远方,灯火。